搜索:
首页 > 玉文化 > 正文

镇平县这个小镇流行人人当主播直播带“火”玉石产业链
作者:李莉/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28 09:08:33   来源:东方今报•猛犸新闻   

  
  镇平,豫西南一座小镇。今年以来,这个小镇正在发生着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的交融,一股股新经济带来的裂变正在影响着这里。近日,记者实地走访了这座小镇。
  
  现象:小镇流行人人当主播,带货月销售超百万元
  
  12月的隆冬并不寒冷,河南南阳镇平石佛寺镇的玉文化广场和往日一样,到处充满玉器的身影。
  
  “别看我50多岁了,但并不影响我追赶时尚。”老赵一手举着两部手机,“我以前也是卖玉的,后来行情不好,就当起了玉器主播。”老赵告诉记者,今年夏天开播,现在一个月可以带货一二十万。
  
  走在石佛寺玉器市场,到处都是拿着手机直播选货的人。“目前月销售额在百万左右,好的时候200万元左右。”主播杜军告诉记者,他2017年6月开始做直播。他的店铺里,卖家和主播坐在一起,主播帮买家现场砍价。
  
  而小播则是96后退伍军人,刚退伍那年,他开了个网店,销售玉器,后来直播火了,他就在直播间里做销售。“现在店里一年的销售额95%以上是通过直播产生的。”小播说,现在每月直播带动的成交额在100万元左右。
  
  贺贝则是在外回归家乡的主播,她曾是北京化工大学的教师,贺贝的父辈从事玉器的原料加工,但对于这个回到故乡的年轻人来说,她却想做点不一样的事。“12月的销售额预计较上个月增长300%,达到60万元。”尽管做直播才几个月,贺贝和她的团队直播销售的路子却越来越清晰。
  
  有数据统计,目前镇平从事玉器直播的商家有1000家左右,主播队伍大约3000人。
  
  调查:集市卖货的比买货的多
  
  镇平有“中华玉都”之称,是中国最大的玉石加工销售集散地。像许多成熟的产业带一样,镇平的玉产业也面临着转型的“阵痛”:依赖线下销售模式,客群难有突破;随着电商时代到来,玉器市场也渴望转型升级。
  
  “看,这边是卖家,对面是买家通道,以往买家通道上熙熙攘攘,现在几乎没有人。”镇平县电商协会会长满多向记者介绍。
  
  “很多时候一整天卖不出去一件货,生意不好做。”在一家玉器市场里,摊主焦女士正在打牌,看着记者在摊位前停留,立刻扔下手中的牌跑过来,“我们这个市场在石佛寺被称作早市,过去一大早就会有天南地北的人过来买货,那时候还雇了两个人,现在我一个人就能应付了。”
  
  有资料显示,雕刻是镇平玉雕的根基,高峰时期镇平有玉雕专业户近1.5万户,各类玉雕精品门店、摊位2万多个,专业村50个。从原料采购到雕刻、包装、销售,从人才培养到现代物流,基本形成了完整的产业体系。玉雕产业年产值120亿元,年销售额170亿。
  
  缘何出现当下的困境?在走访中,当地多数玉石商户表示,除了国内玉器销售行业的竞争外,电商时代,玉器传统销售模式遭到冲击,如何转型升级成为新课题。
  
  出路:“唤活”传统产业,直播产业渐成气候
  
  如何解决支柱产业遇到的瓶颈问题,在这个靠着玉石产业链生存的小镇里,每个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,满多也不例外。
  
  “在电商时代,过去传统的销售模式已经不被市场接受,而玉器比较小众,如何打破传统销售模式,让玉器利用电商渠道完成升级转型?”作为镇平当地的“玉二代”,满多对国内部分专业市场考察后,决定把现有的玉器市场一部分做直播销售的升级改造。“刚开始也没有底,做了9个直播间,当时觉得有这样几个柜台‘共享’就够了,没想到完全不够用。”满多说,随着直播被商户们看好,她又在市场内进行了直播间的升级改造,成为淘宝的珠宝直播基地。
  
  满多的直播基地成立7个多月,入驻商家从最初的16家增加到目前的近150家,销售额也以每个月50%的速度递增,截至12月,总成交额超过3亿元。
  
  采访中,记者发现,如今在镇平,珠宝直播已成为一个产业,除了淘宝直播平台外,kk直播等平台也在抢食当地直播市场。同时,玉石专业拍摄拍照、主播培训学校等直播产业链条的各个环节在当地比比皆是。
  
  业界人士分析认为,淘宝直播的核心优势在于“互动”,不仅改变了消费者的决策模式,基于互动产生的信任也是购买行为诞生的基础。淘宝玉器直播市场的火爆,成为“基于信任而购买”模式的最佳诠释。
  
  镇平电商协会给出一组数据显示,截至12月20日,镇平县玉器整体成交与去年同比增长35%。其中线上销售占比55%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0%。在线上整体成交中,直播带动的成交占60%,较去年同期增长十倍。
  
  观察:专业主播人才稀缺,留住人才不仅靠高薪
  
  “主播越来越多,但玉器与其他产品不同,不仅需要沟通能力,更需要专业知识。”提起市场上的主播队伍,贺贝坦言,直播上线前,她走访了南阳各大高校、婚庆司仪行业,却找不到合适的主播人员,开直播的前三个月几乎都是在招聘主播。
  
  2016年开始,国内很多电视购物主持人转行做起了网络主播,而在南阳,贺贝发现很多院校类的学生心气高,不愿当卖货的主播。“没有合适的,我们就自己培养主播。”贺贝除了亲自做主播外,还邀请了抛光师、电视台主持人等合作伙伴一起做主播,目前她已经有了5位主播,每人每天直播4小时左右。与玉器直播中大多不露脸的行业生态相比,贺贝更注重对于主播个人IP的塑造。“培养了主播,如何留住才是最大问题。”镇平当地玉雕大师转型的主播时晓印说,主播流动性很大确实是个问题,为了留住好主播,只能用高薪。
  
  相比一些心气高的主播,作为网红主播,小播则把学习当成大事,他说基本上每个月出去学习的费用有一万多,除了学习运营和技巧外,还要学习有关玉石的知识,这也是对粉丝负责。
  
  

[责任编辑:王远]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镇平青年网上直播卖玉成时尚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44.2K